搜索

“櫻桃公主”返鄉“玩”出農業新花樣

發布于:2020-06-10 14:35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李孟查看櫻桃長勢。 記者 何山 攝

●以前,東北櫻桃種植最北就到大連,天寒地凍的黑龍江佳木斯能種出櫻桃來嗎?

●學的是法律、油畫、攝影、英語,4個原來甚至“五谷不分”的女娃,能種出櫻桃來嗎?

●家里好不容易培養出個大學生,這咋又回鄉跟“土疙瘩”較上勁兒了呢?這大學不都“白念”了嗎?

●這些年輕人,腦子里到底琢磨的是啥……

大棚里金黃色的櫻桃已泛起紅暈,90后女大學生創業者李孟的小臉曬得黝黑,運動鞋上沾滿黑泥的她沒搞明白,怎么就從一個“準律師”變成了“新農民”。

“我這閨女是玩啥呢?凈瞎折騰!”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東風區西太平村的李勝春沒搞明白,自己這些年辛辛苦苦種田、種果、販糧,好不容易培養出個大學生,這咋又回鄉跟“土疙瘩”較上勁兒了呢?還有她那三個小伙伴,這大學不都“白念”了嗎?

嫌父親的做法“太土”,“五谷不分”的女兒“上手”搞農業

這事,還真得從“玩”說起。

5年多前,在山東政法學院讀了4年法學的李孟,正全力備戰考研和司法考試,想當一名律師。知道女兒學習壓力大,李勝春就喊她回鄉下玩幾天減壓。

在西太平村,李勝春侍弄葡萄大棚是把“好手”。1990年,李孟出生在佳木斯,但從小在爺爺奶奶身邊長大,生活在山東煙臺市區,甚至沒見過插秧,“五谷不分”、與“農”無緣。

“頭幾天挺新鮮,但看著我爸種葡萄太累了,關鍵是太‘土’了!”李孟最不理解的是,老李竟拿著2萬多元四處求人,在電視臺、樓宇、收費站等傳統平臺給葡萄采摘園打廣告。

老李的“土”不止如此。整個園區50座大棚,20多個雇工沒有一個懂電腦,開工資全靠手工記賬,還總算錯賬……

在小李看來,只要在電腦和手機上輕按幾下,通過朋友圈和公眾號就可以擴大營銷,省去很多廣告成本,管理也更高效。

“你個書呆子娃娃,懂個啥?”老李眼中充滿不屑,女兒從沒種過地,上來就“瞎指揮”,有點天馬行空。

然而,李孟的一次網絡營銷讓老李“開了眼”。“搞免費認養葡萄樹和綠色菜園直供,一個活動就凈賺了7萬多元,沒花一分錢廣告費。”李孟個頭不高、嗓門不小,語速很快,話匣子一拉開,旁人很難插上話。

她拿出666棵葡萄樹,只要是佳木斯市民,在朋友圈連續轉發三天并截屏,就可以簽認養協議,給樹命名,并免費采摘這棵樹上的當季葡萄。接著,李孟又拆了三座大棚,規劃了80塊菜地,客戶購買后可以自己種或代種,每周三由她免費配送。

“我當時剛來這里,沒客戶流,這個引流方式迅速積累了大量客戶和資金,大家也都知道了‘小李孟’!”身兼工人、客服、配送員和法務顧問的她,一下子“火”了。

真要扎根黑土,父女意見相左“杠上了”

玩歸玩,但當李孟決心扎根黑土時,老李卻不干了。“農業太辛苦,她也就是干幾天新鮮,怕沒長勁兒,再說當農民,這大學就等于白供了!”老李心里盤算。

父女二人杠上了勁兒。為讓閨女知難而退,老李沒少想招兒:每天早晨5點開始遛園鋤草,晚上5點才能下班,有時還得干重體力活;園區里沒有網絡,日復一日、生活枯燥乏味……

“沒多久,就曬得跟個‘小土豆’似的!”風吹日曬沒讓李孟退縮,既是心疼父親這些年的辛苦,更是因為看到了現代農業的“錢景”——有賺頭、有干頭、有奔頭。

眼看女兒扎住了根兒,老李也撒開了手:“讓年輕人折騰去吧,也許真能把這地種出花來!”

真在寒地種出大櫻桃,閨蜜辭職來加盟

但李孟沒有種花。成長地煙臺的大櫻桃甜又美,這里能不能種呢?

“價格高也賺錢,但咱這天寒地凍,怕養不活??!”2015年,剛在佳木斯市近郊的紅利現代農業園承包7個大棚準備大干一場,李孟就被園區好心的技術工人潑了一盆冷水。

“闖勁兒”可不是“蠻干”。李孟把心一橫,先后去煙臺和大連等主產區“取經”,從選購合適的樹種到請專業技師上門“偷師”,她下了“血本”,頭幾年一直在砸錢,人也瘦了一圈。

終于,2018年,大棚里櫻桃樹枝繁葉茂很“爭氣”,結出的果子比一元硬幣還大,而且成功避開了外省主產地集中成熟上市期,賣出了80元一斤的高價。

李孟的成功,使櫻桃商品化種植從大連往北推了1000多公里!她還結合“偷師”、網上學習和不斷實踐,創新了一整套剪枝、澆水、溫控等寒地櫻桃種植農技,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櫻桃公主”。

櫻桃熟了,閨蜜也來了。她的三個“90后”大學好友分別從上海、哈爾濱等城市辭職,來到佳木斯一起創業。

“油畫專業、攝影專業和英語專業,我們就是沒有學農業的!”在上海經營美術工藝品網店的婁珂,曾經一天營業額就達2萬元,談及自己這次“不務正業”,她說:“農業也可以是一個有趣、有溫度、有色彩的產業,‘玩’得轉才精彩,年輕時不做點自己喜歡干的事,轉眼就老了!”

“四朵金花”決心種出五彩“櫻桃夢”,合作成立了“一木工作室”。“一者,本也,農業就是基本;木,根也,就是創業的誠信初心,做農業信任最重要。”楊蕓菲本可以成為一名城市里的英語老師,但她不想要那種“城市空巢青年”的機械生活,她說,“玩”是創新的態度,絕不是隨意的糊弄。

“新農人”的新理念、新“玩法”,父輩們不太懂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原計劃春節期間把大棚清雪升溫,因雇不到人被迫延后了1個月才開工。幾個丫頭為了搶工期給櫻桃花人工授粉,一站就是一整天。“有時腰累得不行了,我們每授完一朵就喊一聲‘撿2元錢’給自己鼓勁——這是一粒大櫻桃的最高價格。”眼看著櫻桃由小變大、由黃變紅,她們心里也甜滋滋的。

最難的是“斷舍離”。為確??诒?,她們會把各環節不合格產品挑出來,最多時損耗率達10%。李孟說:“粒粒皆辛苦,但為品控必須割愛,不是說不計算成本,而是要更好地計算品牌成本。”

這些新理念,父輩們并不理解。但“四朵金花”堅信,在農業高質量發展的今天,高品質的農業產品和農業服務才會有好市場,這也是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的有效供給。

“我們是新農人,更是商人。”在李孟眼中,這才是現代農業該有的樣子,不久前,因疫情而流動資金緊缺的她,剛剛從銀行拿到了50萬元政府穩企穩崗擔保貸款,“這對我們涉農小微企業很解渴!”

為讓李孟這些“金鳳凰”重新棲上鄉村的枝頭,黑龍江省從環境、政策等方面出臺了系列政策組合拳,去年底取消大學生創業貸款擔保費,數據顯示,2019年全省在校生創新創業人數超過4萬人。

讓青年人通過農業有錢賺,讓更多能人返鄉,帶動更多農民致富,這是“四朵金花”的夢想。今年,她們又創新推出了盆栽油桃等特色產品,計劃提供樹苗和種植經驗帶動更多農戶參與,并將種植業延伸到加工和服務鏈條。

“后來再也沒參加過司法考試。”李孟笑著告訴記者,“但在經營中,學的法律知識卻都實實在在用上了。”

“歡迎更多小伙伴加入我們的隊伍,加入鄉村振興。”遠處,炊煙裊裊,李孟拉開自己的車門,準備回城里談客戶,她的“新農經”,已牢牢扎根黑土地播撒開來。(記者謝銳佳、鄒大鵬、王建、何山)

責任編輯:于婷婷
山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