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浪平馬幫“馱”出致富路

發布于:2020-06-12 16:33   來源:農民日報

“打快板,聽我云,浪平馬幫出了名,走南闖北無所懼,為了祖國保電力……”在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田林縣,有這么一群人,依靠原始的人扛馬馱,將建筑、通信等材料化整為零,運輸到大山深處的基建工地。他們繼承了祖輩留下來的馬幫精神,用馬背“馱”出了一條致富路。

飲馬南北助力脫貧難題

“以前家里條件差,我20歲就開始跑馬幫,到現在已經跑了快20年了。”田林縣浪平鎮甲朗村弄央屯的貧困戶楊再剛,用長滿老繭的雙手撫摸著馬兒回憶道。

楊再剛家里本來養了6匹騾子,近幾年,他跟著鎮里其他趕馬人,前往貴州、云南等車輛無法抵達的深山,參與基礎設施建設。2016年,在政府的幫助下,楊再剛貸了5萬元,另外買了6匹騾子。那一年,他靠著趕馬的收入摘掉了“窮帽”。

“去年靠趕馬掙了20多萬元!”楊再剛指著馬廄里12匹膘肥體壯的騾子笑著說。

和楊再剛一樣走南闖北的馬幫漢子,在浪平鎮有上千人。毫不夸張地說,輸電線架到哪里,哪里就有浪平馬幫的身影,他們的活躍改變了浪平貧窮落后的面貌。

而這一切改變,始于上世紀90年代初的一次機遇。當時,南方電網開始架設天生橋至廣州50萬伏超高壓電路,因山高林密坡陡,車輛上不去,需要大量馬匹將建輸電鐵塔的各種材料運到一座座山上。于是,浪平趕馬人立即與施工單位洽談,簽訂運輸協議。

在配合南方電網架設電路后,浪平馬幫的口碑逐漸流傳開,來自新疆、內蒙古、陜西等電網建設公司以及三峽輸變電工程的一張張運輸訂單紛至沓來。

“目前,我們鎮有將近568戶農戶在外跑馬幫,其中有193戶是貧困戶,全鎮馬匹共有4200匹,馬幫收入將近6000萬元。”浪平鎮黨委書記蔣正波介紹,浪平鎮下轄20個行政村里有18個是貧困村,是田林縣貧困程度較深、貧困覆蓋面和脫貧困難最大的鄉鎮,然而靠著外出趕馬的方式,當地不少貧困戶的收入達到了脫貧標準。

風餐露宿換來可觀收入

“馬蹄聲聲急,鈴兒叮當響”,在“茶馬古道”隨著交通的完善而沒落蕭條的今天,一般只有在偏遠山區還沒有修路的地方,才能偶見那一群群“馬背上做買賣,馬蹄下討生活”的趕馬人。

趕馬是一件苦差事,通常都是請貨車將馬拉到施工點附近。由于長途跋涉,人和馬不少受罪。他們每天早起晚歸,風餐露宿,穿梭于鄉間山野,在工地一呆就是幾個月。一片簡易篷布、一張蚊帳、兩張床板,組成馬幫的露營地。

浪平鎮弄陀村下長垌屯貧困戶譚剛成介紹:“每天清晨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喂飽馬,晚上天快黑了才收工。收工了還要忙著備第二天的馬料、搭鍋子燒火煮飯,飯菜也很簡單,一盤炒臘肉就滿足了。下雨的時候最辛苦,有時候大風把篷布掀掉,全身被雨水淋透,只能把馬鞍翻過來,躲在馬鞍下躲雨。”

“趕馬最難的是上料,每匹馬馱著兩大筐石料重約400斤,這些石料都需要自己從地面鏟到筐里,每天至少要鏟5000斤,我們掙的都是血汗錢,去年收入近60萬元。”譚剛成、譚剛群兩兄弟每年都是結伴而行。每年元宵節未過,兄弟倆就用自家的貨車拉著馬匹出發了。他們務工地點并不固定,哪里有活兒干就往哪里跑。馬幫的行業性質,決定了他們必須少惰性,多勤勉。

奮蹄東西“馱”出幸福生活

“以前養過豬、進過廠、種過玉米,都掙不到錢。2004年我聽別人說國家‘西電東送’工程,需要大量馬匹把建設輸電鐵塔的各種材料運到山里邊。那年我向別人借了6000元,買了5匹騾子到福建趕馬。在那里趕了3個月,掙了3萬多元,當年我就還了借款。”皮膚黝黑的文應學是田林縣平塘鄉興六村村民,也是興六村第一個趕馬的人,現在家里養有7匹騾子。

對文應學來說,最艱難的時候是2015年。那時他沒有活兒可接,家里3個孩子又要上學,77歲老人因患慢性支氣管炎,三天兩頭到醫院打針,家里開支大,只能靠借債度日。

文應學在艱難時刻并沒有氣餒,就算自己過得再辛苦,也堅持用最好的馬料喂馬,把馬當成家人一樣照顧。他養的馬都身形健美,膘肥體壯,不管是辛苦還是輕松的活兒他都接,慢慢積攢下口碑。2019年扣除各種花銷,文應學攢下了20多萬元。

“做我們這行,有風險,有時不僅掙不到錢,反而還會賠。”據文應學介紹,有的馬隊不小心進入灑了農藥的果園,馬匹全部被毒死,損失慘重。

“在文應學帶領下,我開始了趕馬生活。沒有他教我養馬,找活兒給我們,我家根本脫不了貧,我們都非常感謝他。”興六村壩關屯貧困戶農輝說。如今,田林縣越來越多的貧困戶依靠馬幫這種勞務輸出的方式,在山窩窩里“馱”出了屬于他們自己的幸福生活。 

黃艷瓊 張雄森 見習記者 劉杰

責任編輯:于婷婷
山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