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寧山利: 筆意舒暢 沉穩端莊

——寧山利先生書法印象

發布于:2020-06-13 08:52

寧山利,關中西岐人氏,現供職于某省軍區干休所。戎馬倥傯四十載,從連隊衛生員一步步走上師級領導崗位,熟悉他的人多會對這位慈眉善目的門診部主任的醫德仁心贊不絕口,夸他為人謙恭,醫術高明,不但秉性坦蕩脾氣好,和顏悅色,敦厚可親,而且性格溫和心事好,古道熱腸,樂于助人。作為懸壺濟世之人,他崇尚醫道,在潛心鉆研老年病防治的同時,每每利用業余時間,勤學苦練書法技能,諸體皆涉之余,尤為寵修小楷,浸淫書法多年,臨池不輟,作品也在軍地書展中屢屢獲獎??芍^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即將進入耳順之年,從一位德高望重的資深老軍醫華麗轉身成為名副其實的軍旅書法家。

書法作為文字符號的書寫法則,是漢字特有的一種文字美的藝術表達形式,亦是書法家的思想、境界、追求與情感等的外在流露與釋放。雖然書法在最初時也僅僅只是文人們用于日常工作的書寫技能,直到后來才逐漸發展成為一種文房雅事。但諸位書法家們無論是從前在簡帛、木牘、竹簽上,還是今時在宣紙上揮毫書寫,都是在把點畫與線條等通過諸如黑與白、大與小、水與墨、疾與緩等形式表現出來,隨后才在反差之中逐漸融合了書法家的學識、修養、境界以及書寫經驗、喜好、習慣等,進而產生出“書如其人”的普遍共識。時至今日,書法作為一種傳統藝術,宛若“無聲之樂,無行之舞,無圖之畫,無言之詩”,早已成為諸多中國文人最為倚重的修為方式和表達習慣。

寧山利先生癡迷書法藝術,源自于其學生時代家鄉周原文化的熏陶與浸染,加之軍旅生涯又長期工作生活在文化底蘊深厚的古城西安,結識了諸多書法同好,更對博大精深的書法藝術產生了濃厚興趣。書法對于他而言,并非養家糊口的主業,更多的是工作之余的遣興,可他投入的精力卻比許多專業人士還多。在研習書法的過程中,他總是以不斷否定來提升自己的書法修養和書寫技能,樂意追求自然書寫,注重筆墨節奏變化,力求格調鮮明清新,素雅而不艷俗,柔順而不軟弱,盡可能讓小字作品能夠呈現出氣息暢通、筆意綿延的書法效果和筆墨氣象。用他的話來說“剛開始只是隨性一耍,結果卻越耍越上癮,逐漸就變成了認真鉆研,漸漸地越鉆研越愛不釋手。”“我就是個愛寫毛筆字的老軍人,不奢望能成為書法家,看重的就是書寫帶給自己和身邊戰友們的賞心悅目。”樸實之中顯精神,平淡之中見情懷。

中國書法中的楷書,歷來被人們看作是學習書法入門的典范書體。清人粱聞山先生曾在其《學書論》中談到:“學書須臨唐碑,到極勁健時,然后歸到晉人,則神韻中自具骨氣,否則一派圓軟,便寫成軟弱字矣。”寧山利先生選擇以楷書作為自己書法入門的書體,除了受書壇前輩影響,亦看重楷書在觀賞之余的實用性,更樂見能讓“老中醫”與“毛筆字”相互成全,彼此成就,以期完美。他當然明白要創作出具有十足魅力的書法作品最終得在書法之外下功夫,但起步卻需要去大量臨習古人碑帖,“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因此,山利兄在學習書法上確是下過一番苦功夫的,夏日里汗流浹背,冬天里傲霜凌寒,減去諸多聚會應酬,煙卷成了陪伴他的同好。以楷書始,從歐、顏、柳、趙四大家的楷書字帖為范本,一筆一劃的寫,老老實實的練,工工整整的臨,常伏案前,細細摸索和體會運筆、結體、章法、用墨等的感覺,注重點畫使轉,把握以意行筆,強化暢而不滑、含蓄有致的用筆習慣。

寧山利先生深諳中醫學與中國書法之間的通靈妙義。將書寫視為陶冶自己情操的有效捷徑,先從《蘇孝慈墓志》法帖研起,亦對柳公權《玄秘塔碑》、歐陽詢《九成宮》、楊秀《董美人墓志》和歐陽詢《九成宮碑》等時有涉摹體悟。寧愿避開喧囂,靜坐案前,鋪紙濡筆,將心境寄托于筆端,在提按轉折之間,平和心境,排除雜念,自由揮運,獨享書寫之樂。同時,也不輕易錯過單位或同好們組織的每次書法筆會,以及周邊城市舉辦的每個書法展覽,親臨現場面對面去觀摩學習,主動向書法名家謙虛請教。數十年如一日潛心鉆研,朝夕揣摩,承古思變,博采眾長,又積極借鑒其他書體的筆法與筆意,逐漸讓自己創作出來的書法作品,能夠表達出穩重大方的個性特點,呈現出較為豐富的書法韻味。

他在書寫內容上通常愛選擇具有傳統正念與美好正能的歷史經典,能夠教化人積極向上,或崇德向善,或振奮精神,或滌蕩靈魂,既蘊含著樸素溫和的文化情感,又承載著催人奮進的時代氣象。譬如:《道德經》《百孝經》《蘭亭序》《出師表》《誡子書》《岳陽樓記》《醉翁亭記》《滄浪亭記》《黃鶴樓記》《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等。作為一名軍人,在長期學書實踐中,逐漸體悟到堅持習練書法確實能緩和情緒,平復心境,甚至達到物我兩忘境界,養生保健作用非常明顯。便結合自己幾十年行醫經驗和臨床醫療實際,認真抄寫諸如《寬心謠》《不氣歌》《百福圖》《老人十養歌》等靜心養生保健文字,送給干休所里一些離退休老同志,為他們幸福的晚年生活增添文化色彩。還主動利用自己一技之長,多年堅持為鄰居和戰友們義務寫春聯、送福字,其端正規范、嚴謹穩重的書風,讓許多人產生舒暢安逸的心靈共鳴,筆端源自于對傳統經典文化的繼承與正解,也給眾多欣賞者留下妙不可言的美好印象。

最是無意顯本真,欣賞寧山利先生書法作品,讓我頓然有了這句感受。他的書法中既有陽剛之氣,又有溫柔之貌,不做作,不刻意,不討巧,追求的是愉己悅人的平和之念,也可能會有一些書家同行對其作品有歧義甚至非議,但在我看來,這正是其筆墨的可親可愛之處。許是正因為他在書寫時不曾去思慮能否入圍獲獎,能否成名成家,反而筆端書寫的更加自如自在些,字里行間更多了寧靜平和之氣。雖對各家各派涉獵的并不夠全面和系統,時常也能傳移模寫,借古推今,取其所長,知難而進,善于用多讀、多學、多寫去彌補差距,亦能潛心于歷代藝術名家遺留下來的典籍當中,廢寢忘食,樂此不疲。

山利先生就這么久久為功,讓觀者才逐漸從其書法作品中,既能品讀出一種“匠心”,亦能感受出一種“古趣”,更能找尋出一種“新奇”,這種專屬于他的書寫方式,既蘊含在法度之中,又跳躍在意料之外。待靜心去徐徐品味,似有陣陣穩健守正之氣撲面而來,不免讓人油然而生感嘆。他這位軍旅書法家的作品里,總能讀出一種意氣風發的軍人氣質,一種靜謐沉潛的內斂氣象,筆墨間徐徐流淌出的是疏橫秀逸的端莊氣韻。沉著內斂的行楷風貌將他對書法藝術的摯愛之情一覽無余。讓書法家與欣賞者能夠各自體悟,各得其妙,共同領略張弛有度,收放自如,清芬散逸,意愜神遠。從端莊沉穩的書法質感中流露出平和溫潤的筆墨光澤,浮現出起伏流動的自然之美。

誠然,書道維艱,藝路漫長。惟有不斷的虛心進取,提高眼界,才能走得更寬更遠。樂見這位對書法藝術懷著一腔熱情的軍旅書家,已然深諳了書法“字外功”的道理,且還在為自己的藝術夢想不懈努力著,那就期待著他有更多更好的書法作品回饋社會,為促進新時代傳統文化的自信與繁榮增添新活力。

——庚子谷雨王懷遠寫于西安青龍寺南 

山君配资